美聯儲放松銀行監管要求

    總體來看,在10日公布的銀行監管新規則中,美聯儲不僅放松了對美國大型銀行和外資銀行流動性和資本規則,還放寬了對大型銀行“生前遺囑”的要求,允許其不需要頻繁地提交分拆計劃。這些新規則將大幅削減銀行的合規負擔;此前美聯儲還放松了對衍生品交易和銀行年度健康檢查的規定。

    

    10月10日,美聯儲批準了銀行監管新規則。這些規則放松了對美國國內和外國銀行資本和流動性要求,與2018年5月國會放寬2010年多德—弗蘭克金融監管改革的部分內容一脈相承。多德—弗蘭克法案的初衷是強化金融監管,防止金融危機重演。但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以來,去監管就成了美國金融業的主導風向之一。因此,10日美聯儲批準的銀行監管新規則也被視為美國監管者“松綁”多德—弗蘭克法案監管規則的重要一步。

    美聯儲當天表示,這些新規旨在針對不同銀行業務的風險制定不同的監管規定。總體來看,在銀行監管新規則中,美聯儲不僅放松了對美國大型銀行和外資銀行流動性和資本規則,還放寬了對大型銀行“生前遺囑”的要求,允許其不需要頻繁地提交分拆計劃。這些新規則將大幅削減銀行的合規負擔;此前美聯儲還放松了對衍生品交易和銀行年度健康檢查的規定。但也有反對者認為,美聯儲放松監管可能會為下一場的美國金融危機埋下禍根。

    放松資本和流動性要求

    美聯儲的銀行監管新規則將根據美國大型銀行的規模和其他風險因素將它們分為四類,這基本遵循2018年10月的法案中的主要內容。地區性銀行要么完全不受某些資本和流動性要求的約束,要么要求被降低。具體而言,資產規模在7000億美元以下的美國國內銀行(除少數幾家大型銀行外)將享受到一定程度的資本和流動性寬松政策。總體而言,美聯儲工作人員估計,最終規則將小幅降低大型銀行資本金要求約0.6%,約合115億美元。在流動性要求方面,對于資產規模超過1000億美元的美國和外國公司來說,將下降約2%。

    不過,美聯儲選擇繼續對更大型銀行實施更高的流動性標準。因此,包括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花旗集團、高盛集團和摩根士丹利在內的具有全球系統重要性的美國銀行將不會從此次銀行監管新規則調整中受益。這與最初的提議有所差異。在最初的提議中,美聯儲曾被要求為更大型銀行設定一個較低的流動性比率,該比率介于全球大型銀行全部要求的70%至85%之間。但最終,美聯儲對超大資產規模的銀行維持原有的監管要求。

    為外資銀行設定監管新規則

    在10日公布的銀行監管新規則中,美聯儲還為在美國經營的外國銀行制定了新的監管制度。這些規定放松了對外資銀行子公司的資本、流動性和壓力測試要求,但對從事短期融資等高風險活動的公司仍保持更嚴格的標準。由此,類似瑞銀集團和瑞士信貸集團等一些更大型銀行仍面臨著較高的要求。

    另外,在一個關鍵問題上——外資銀行在美分支機構的待遇,美聯儲推遲了決定,稱需要更多時間與海外同行進行磋商。“未來幾個月,我們將把注意力集中在分行流動性要求的問題上。”美聯儲負責金融監管的主要官員蘭德爾·夸爾斯如是表示。有專家表示,對于外國銀行來說,這是一個勝利。美聯儲表示,其不再考慮為外國銀行分支機構制定更嚴格的流動性要求。相反,美聯儲將在這個問題上與國際監管機構合作。美聯儲此前曾考慮對外資銀行分支機構實施更嚴格的規定,因為擔心海外銀行可能利用這些規定來保護資產不受監管。

    放松“生前遺囑”要求

    美聯儲10日還放松了一項要求,即大型銀行每年都要為自己的倒閉做計劃,這是美聯儲在4月份正式提出的一項被稱為“生前遺囑”的措施。根據放寬后的“生前遺囑”要求,美國最大的幾家銀行,包括美國銀行、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團,將每4年而不是每年制定一份完整的“生前遺囑”。不過,每兩年,銀行都要提交計劃的精簡版本,涉及資本和流動性、逐步縮減戰略的核心部分以及業務上的任何重大轉變。

    銀行的“生前遺囑”主要內容包括,解釋了它們將如何逐步關閉業務。例如,在設想的假定情況下,母公司申請破產,出售哪些可以出售的資產(通常是資金管理部門和零售經紀公司)并如何逐步減少交易業務。多年來,監管機構和銀行一直在“生前遺囑”過程中苦苦掙扎。因此,美聯儲官員說,對“生前遺囑”的修改在很大程度上符合現有銀行業的實際情況。

    各界反應不一

    對于美聯儲的銀行監管新規則,各界褒貶不一。支持者表示,這些舉措將減輕監管負擔,同時對風險最大的公司保持最嚴格的要求。蘭德爾·夸爾斯表示,這些規則旨在建立一個框架,“將監管要求與潛在風險更緊密地聯系起來,同時又不損害我們自金融危機以來取得的銀行業強大韌性。”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我們所有的規則都對最大、最復雜的公司保持著最嚴格的要求,因為它們對金融體系和我們的經濟構成了最大的風險。”

    盡管個別銀行拒絕置評,但行業組織普遍表示支持。美國消費銀行家協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理查德·亨特表示:“自金融危機以來,美國最大的幾家銀行已將資本金水平提高了一倍以上,并全部通過了年度壓力測試。監管應針對銀行業的實力進行調整,并在必要時進行調整,以平衡監管與確保銀行能夠繼續滿足消費者需求、促進經濟增長和確保金融穩定之間的關系。”

    但反對之聲同時存在。反對者認為,銀行監管新規則削弱了核心保障措施,使它們對危機爆發前薄弱環節的警示力和影響力減弱。”美聯儲理事萊爾·布雷納德表示,銀行監管新規則導致大型銀行核心抗壓能力下降,這對銀行或金融體系沒有什么好處,可能會導致未來金融穩定風險加大。

作者: 莫莉  來源:金融時報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12日 09:28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金融大街10號 郵編:100033 網站編輯:010-88170606  88170605 
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轉載 1998-2019. 京ICP備17016011號-4
3d2003年开奖走势图